借贷网官网平台app
全国服务热线:4000-666-988

当前位置:

贷款 贷款环球彩票最新注册网址

巴铁六年前失败 六年后为什么能圈钱成功?

巴铁六年前失败 六年后为什么能圈钱成功?

来源:【南方周末】 发布时间:2016-08-12 点击量:928 责编: wangpeng

六年前失败,六年后“巴铁”为什么能圈钱成功?

  从“全面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全球首辆空中巴士”,到“小学毕业发明家和P2P金融企业合谋涉嫌非法集资圈钱的把戏”,剧情反转只隔一天时间。

  2016年8月2日,在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戴河镇车站村附近的测试路段上,“巴铁”驶出了和六年前类似的舆论轨迹。

  六年前,它的名字叫“立体快巴”,舆论的焦点是民间发明家宋有洲这项技术的可行性。这一次,冠以“巴铁之父”之名的资本方白志明,成了焦点。

  宋有洲的“新大陆

  宋有洲的微信名叫做“新大陆”,朋友圈封面是蓝天白云、青山草地之间的一辆金色双层大巴车。今年58岁的他,2010年以来一直在为他的立体快巴寻找新大陆而不得。

  出身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宋有洲,被称作“民间发明家”,只有小学文化学历,2010年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他介绍自己曾经当过兵团战士,采过矿,做过木工,后来一直做生意,涉足过烟酒批发、水暖建材、石粉和饭店等多个领域。1999年被授予了平生第一项专利——礼宾花,一种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喷射出精美彩纸的庆典用品。在立体快巴之前,他与人合伙在深圳成立了深圳市华世未来泊车设备有限公司。

  2010年5月,宋有洲带着它的立体快巴模型和视频在第13届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上亮相。这个以电力驱动、通过铺设轨道能在小汽车头上跑,以期解决城市交通拥堵的公共交通工具,因为被《纽约时报》报道而引起国内关注,宋有洲随之启动了立体快巴商业化推广。

  同年,上海交通大学汽车研究院为其出具了一份车辆和基础设施的可行性论证报告,结论是“车辆可行、基础设施建设基本可行”。事后该学院对南方周末记者声明,参与该项目的是个人行为;参与论证的张建武教授则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这一报告并不是很完善,技术上还是有一些问题。

  2011年1月,据《京华时报》报道,北京门头沟区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原计划在北京门头沟地区建设189公里的“立体快巴”轨道的项目,仅为研究性项目。“立体快巴”计划宣告夭折,此后宋有洲和他的立体快巴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没想到,2016年5月,宋有洲带着他的立体快巴缩小模型再一次出现在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上,这一次“立体快巴”改名叫做“巴铁”,宋有洲的身份变成了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与他一起出现的还有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白志明。

  “老宋(指宋有洲)去了北京后,我们就没怎么联系了,听说他找了很多投资人,但是这些年没一个成的。”宋有洲在深圳的一位合作伙伴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

  早在2010年1月26日,吴风燎、毛建阁两人就与宋有洲一起注册成立深圳市华世未来泊车设备有限公司。到了当年11月,他们三人一起在北京注册成立了中联运(北京)立体快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立体快巴公司),该公司同时引入了法人股东中诚科发(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占比为51%。

  北京立体快巴公司一度被认为是门头沟项目落地的主体,2015年11月,宋有洲等3名自然人退出、公司股东只剩下中诚科发(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一家。一直担任北京立体快巴公司以及大股东中诚科发(北京)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陈鹏鹏,身份成谜,从未出现在公众面前。

  到北京以后,宋有洲也告别了他此前的事业。他投资入股的佛山市南海星洲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珠海兴洲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深圳未来泊车设备有限公司、深圳华世未来泊车设备有限公司等陆续被吊销,唯一存续的是成立于1996年、宋有洲担任董事长的大庆千喜花庆经贸有限公司。

  不过,2012年11月,宋有洲还与人合伙投资成立了北京龙坤伟业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因未按规定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该公司2015、2016年连续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与白志明合作之前,2015年10月宋有洲还与另外5名自然人一起注册成立了大家买才富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2015年年报显示,宋有洲认缴150万元,不过这看起来像是一个空壳公司,2015年年报显示这6位股东无一人实缴。

  宋有洲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白志明任董事长的华赢集团官网,是在一则2015年11月10日的公司新闻中,“河南省周口市市委常委、副市长刘国连等政府相关领导到访华赢集团参观考察并洽谈合作,受到华赢集团董事长白志明、副总裁甘雪峰、巴铁项目负责人宋有洲等集团领导的热情接待”。

  宋有洲和白志明拒绝回应南方周末记者关于巴铁的采访请求,迄今为止白志明仅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网站采访,称宋有洲的公司当时已陷入巨亏,这笔交易在5分钟内就敲定了。宋有洲原本为这项技术开出了38亿元人民币的卖价,但经过两周的讨价还价后,白志明付给了他5亿元人民币,并答应该项目盈利后会给他分成。

  目前“巴铁”的运营主体为巴铁科技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2015年12月24日注册成立的巴铁科技有限公司,股东为朱红斌、白丹青,在股权上与宋有洲已经没有关系了。

  白志明的创业史

  2016年6月28日,“巴铁之父-白志明”发出了第一条微博,他的认证身份是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2016年8月8日,在巴铁陷入争议之时,其微博认证信息V不见了。

  微博上同时还有另一位加V用户“白志明先生”,认证信息为北京华赢凯来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这个微博账号第一条信息出现在2014年1月24日,最后一条更新信息是在2014年4月18日。

  公开资料显示,白志明为河北邢台人,1970年出生,1990年开始创业,先后涉足于煤矿开采、水泥制造、房地产开发等行业,城镇化、小企业投融资问题研究专家,现任华赢集团董事长,旗下有多家担保、理财、投资、基金、地产、餐饮类企业。

  白志明自称其祖父为书画家白寿章,一位与白寿章家族有交道的邢台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了这一关系。

  2014、2015年12月,华赢集团连续两年与红星阁将军书画院联合主办了白寿章杯“纪念毛泽东诞辰将军与书画名家笔会”。

  白志明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白丹青,多用于华赢集团旗下企业的工商注册登记中,多份判决书表明,白志明和白丹青为同一人。

  2000年4月,白志明注册了邢台市内丘县北岭煤矿,从事烟煤开采,三年后煤矿营业执照被吊销;2002年3月注册了柏乡县华赢水泥厂,2007年也被吊销营业执照;2007年之后的公司注册登记中,白志明开始使用白丹青这一名字;2007年3月与人合伙注册成立河北天尔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不满三年公司被吊销。

  2007年底,白丹青与孔艳霞共同投资成立邢台天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留下一笔不光彩的记录: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显示,2009年12月3日、2010年7月20日,邢台天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先后与王湘等四名自然人签署了员工内部福利认购意向书,共收取100万元预付款,但直到2015年约定的开发项目一直未动工建设,且拒不返还预付款项,2015年12月11日,这四起诉讼二审宣判,法院要求该公司返还相应款项及利息。

  代理此案的河北领航律师事务所律师曹亮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王湘等人虽均已胜诉,但判决结果至今仍未执行,法院冻结了邢台天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账户,里面只有1万多元人民币。

  耐人寻味的是,就在二审判决书下达当天,2015年12月11日,邢台天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资5000万元人民币注册成立了河北天尔易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孔艳霞,年报显示,2015年12月3日邢台天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认缴并实缴1500万元。

  邢台天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亦为孔艳霞,一位熟知案情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该公司的所谓房产项目一直无法查询到登记信息,王湘等四人并非该公司的员工,所谓员工内部福利认购,已经涉嫌诈骗、非法集资,所涉及的款项和人数应该不止这4人。

  这一插曲并未对孔艳霞与白丹青后来的事业造成多少实质性影响,按照华赢集团官网的介绍,2013年他们筹措资金北上北京,此后发展犹如坐上了火箭。

  向老人拉投资

  2013年9月18日,白丹青赴京后注册成立第一个公司北京华赢凯来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白丹青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唯一股东,注册资本为3亿元人民币,不过截至2015年12月29日,实缴出资仅为3010万。公司最初的注册地址在北京市海淀区信息路甲28号,位于北五环之外。2015年3月以后,华赢集团旗下的公司陆续搬往北京市东城区南竹杆胡同2号,也就是银河SOHO,这是一个靠近东二环的甲级写字楼,距离天安门广场约5公里。

  2014年10月,白志明甚至在美国纽约成立了一家名为BZM INNOVATION TECHNOLOGY INC.的公司,这家以他姓名首字母命名的公司,号称“致力于用金融创新的技术打造一个提供智能支付方案的供应商,打造一个全球支付联盟”。

  2015年9月24-25日,在第四届西安(浐灞)金融论坛上,以中国华赢资产管理集团董事局主席身份出席的白志明在现场演讲中称,自己“在北京有75家分公司,涉及北京16个县市区,在全国有45个分公司,从业人员5000人,有3个私募基金公司”。

  白志明在上述论坛上称,“BZM是干什么的?这是去美国整合华尔街去了,这是去美国收编万事达卡和VISA卡去了,我们的目标和宗旨是用5年时间,让全球所有银行为我们打工,所有银行的软件硬件支付系统终端,包括银行的机房都用我们的,我们是专利的唯一的银行的紧密合作伙伴,因为我们的卡的功能太多了,我们有POS机,有终端系统,有清算系统,以后国务院的财务科也得用我们的软件。”

  在北京期间,白志明还做了很多事。

  由白志明担任会长的“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承揽偏远地区政府的基础建设工程,推介协会会员单位参与施工建设招标承建,同时华赢集团内的资产管理公司、投资公司等向中老年个人投资者兜售这些项目以筹集资金。由于有政府项目背书,区别于备受争议的互联网金融P2P模式,这一项目号称互联网金融P2G(G指Government,即政府)模式,投资产品往往许以10%以上的年化收益率,至今尚未爆出兑付问题。

  2016年4月,“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出现在中国民政部公布的第四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中。不过,2016年2月注册成立的中国(香港)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仍在继续运作,白丹青任法定代表人。

  香港公司注册处资料显示,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10月25日。一位仍供职于华赢集团建设业务部门的匿名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辩称,此前确实有向会员单位收费情况,但并非媒体曝出该协会向会员收取数百万元的强制性加盟费,而是协会手头有政府基建资源,向会员收取相应的咨询服务费。 该名职员同时还担任华赢集团旗下一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他称这是华赢集团PPP模式的需要,承揽地方政府工程项目时,当地政府通常要求必须成立本地公司以让税收留在当地。通常华赢集团先成立地方公司,与地方政府谈好之后,地方城投公司或指定公司随后再入股。不过,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这家公司,因为在回报上存在争议,接洽多次之后仍未实质性启动。

  2014年10月国务院下发“43号文”,结束了地方政府传统的融资平台和融资模式之后,与社会资本合作(PPP)则成为地方政府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的主要方式。该职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协会已经停止运作,原有工程项目目前都在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名下继续进行中。PPP回报非常明确,有政府兜底,至少不会亏本。在他看来,PPP项目都是大工程,融资是情理之中。

  在华赢集团旗下2015年6月正式上线的融头金融官网上,至今可见这些项目名单,包括河北省任丘市市政改造项目,项目主体为任丘市道路建设及公园建设等内容,官网平台人在本平台官网平台2000万,本期融资额5万元,用于材料购买使用。

  平台显示,这类还款来源主要分成三块:第一还款来源为官网平台人营运资金;第二还款来源为任丘市人民政府约定匹配土地或匹配土地的拍卖价回购款;第三还款来源为融头金融提供的风险备付金。

  融头金融的运作主体为北京融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5年1月,法定代表人为白丹青,股东为:白丹青、赵嘉怡、北京华赢同创投资有限公司。但在其经营范围中明确规定:1.未经有关部门批准,不得以公开方式募集资金;2.不得公开开展证券类产品和金融衍生品交易活动;3.不得发放贷款;4.不得对所投资企业以外的其他企业提供担保;5.不得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或者承诺最低收益;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依批准的内容开展经营活动。

  曾任职于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宁波分部的理财顾问肖丽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公司重点是向老人拉投资,说是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一般都有积蓄,“看看,多过分!”

  她在2016年2月入职,公司规定每天早上6点就要出门发传单,然后是给客户打电话,走访企业,每天下午5点下班,但是经常加班到晚上8点半以后。如果没有出单,每天回去打卡都被上司批评,一天没业绩就要多加半小时班,加班打电话,不少员工找来自己的朋友、亲戚、同学来提升业绩。

  巴铁变脸

  2016年3月,肖丽带客户来参加公司推介会时,旁听了一期有关巴铁的项目介绍,具体内容她记不清楚了,但她称自己听了都很激动。

  就华赢集团此前的PPP项目来说,巴铁无疑是最鼓舞人心的一个,投资门槛也最高,一位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公司的理财顾问对南方周末记者称,起投100万元。

  从2015年11月将巴铁项目揽入华赢集团,到2016年5月亮相北京科博会,巴铁科技先后与多个地方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推进落实巴铁项目。

  科博会期间,做客人民网演播室访谈时,宋有洲称,巴铁批量生产以后,在国内可能至少要建10家厂以上,加上2000家厂配套,它的拉动性、带动性特别强。另外,还可以带动消化钢材、电解铝、玻璃、水泥等产能过剩企业。比如,每投1亿元轨道交通,可以解决8000人就业,可以拉动2.6亿GDP。

  白志明则称,采取政府PPP的模式,和政府、城投公司合作,既可以混合所有制,也可以百分之百自有投资,有一段时间特许经营权,会快速推广。

  访谈中,白志明还称,将在秦皇岛建一个厂落地生产制造,秦皇岛一共规划了120公里巴铁线,第一阶段先做一公里试验段,然后再做20公里,接着是120公里,总计划投资120亿。

  2016年5月28日,一名网友在上海轨道交通论坛里说,“本来就是小学生发明家拍脑袋的东西,然后被P2P看中拿来圈钱。堵车的地方这玩意没法造,不堵车的地方造了也没用。”

  2016年8月2日,在秦皇岛开跑的巴铁路面综合试验,实际测试距离仅为300米。这款试验用模型车,由江苏常州今创集团制造。2016年6月,巴铁科技还组织部分媒体参观了今创集团的机车厂房,观摩试验车的制造过程。今创集团总工程师王义金、巴铁科技工业化设计合作方苏州奥杰汽车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杰汽车)总裁宿佳敏介绍相关情况。

  不过,今创集团和奥杰汽车都不愿意对巴铁的争议发表看法。奥杰汽车董事会秘书王飞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公司此前与宋有洲、华赢集团没有任何交集,2016年通过正常招标程序承接的设计项目,公司把它作为一个跨界积累的项目看待,并没有考虑太多其他因素。

  戏剧性的是,随着巴铁技术可行性、华赢集团争议展开,秦皇岛市发改委先是称该项目是按照旅游项目审批的,而非交通项目。随后北戴河区新闻中心工作人员邮件回复新华社记者,称双方合作期限截至2016年8月31日,试运行期满后另行协商。

  按照此前华赢集团的宣传,注册成立于2015年9月10日、位于周口的河南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未来也要承担巴铁的生产制造工作。2015年年报显示,这家公司的经营状态为歇业,南方周末记者致电其工商登记的电话,该号码“已经暂停服务”。该公司的法人股东,也是股东中唯一认缴1000万元人民币的周口港发置业有限公司,目前经营状态也是歇业,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称自己早已经离开,“公司已经没有人了”。

  2016年8月9日下午,“巴铁之父-白志明”更新了微博,发布巴铁运行视频,称“跑起来,再次测试相关数据,我们会持续前行”。

——本文来自借贷网

发表评论